股票配资界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股票配资界 > 配资服务 > 2020年全球航运有多困难,三大巨头有话要说

2020年全球航运有多困难,三大巨头有话要说

作者:股票配资界
来源:http://www.60803.net
日期:2020-09-12 09:13
阅读:

  

2020年全球航运有多困难,三大巨头有话要说

  

2020年全球航运有多困难,三大巨头有话要说是由编辑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海运,巨头,全球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2020全球海运有多难,三大巨头有话说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2020全球海运有多难,三大巨头有话说

 

  “粗略的数据显示,横跨太平洋的亚欧航线中有25%至30%已经取消。”马士基不怕现状。

  “最近几个月,为应对需求下降,我们通过减少一些航次,降低了集装箱船的过剩运力。”地中海航运公司也在做同样的减肥疗法。

  得益于全球贸易增长的海运业,也正受到前者在流行病下的阻碍,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困难。产业链中断,货运量骤降。从马士基到地中海航运公司,从亚洲和欧洲到北美,越来越多的班轮被标记为停航。在过去的一周里。

  避难所。

  挡潮和储油热!

  5月3日22: 00,阿尔赫西拉斯号安全平稳地停靠在洋山港。10天前,长399.9米、宽61米、深33.2米、实际容量23964欧盟的HMM“algeciras”号在韩国大宇造船海洋公司的玉浦船厂成功下水,成为新的“船王”航运界。

  1956年4月26日,“理想X”号装载着58个33英尺长的集装箱,从纽瓦克港出发前往休斯顿港,开创了海上集装箱运输的先河。作为集装箱运输的发明者,马尔科姆·麦克林(Malcolm mclean)绝不会想到,64年后,“船王”在世界上的运力已经超过了400辆“理想X”的总运力。

  “由于世界各国的封锁措施导致全球商品需求急剧下降,预计韩国的航运和经济将面临巨大困难。在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船的帮助下,韩国的航运业将会复苏!”韩国总统文在寅在讲话中对这艘船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然而,当航运业的运力刷新到新高时,黑天鹅的突袭切断了国际贸易的动脉。根据航运咨询公司海洋情报(Sea-Intelligence)的统计,由于COVID-19疫情的影响,货物需求大幅下降,由马士基航运公司(Maersk Line)和地中海航运公司(MSC)这两家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组成的2M联盟,将在今年第二季度暂停超过五分之一的亚欧航线和亚太航线的航行。

  另一个联盟,联盟,也好不到哪里去。为了应对市场需求的减少,该联盟的成员哈帕格-劳埃德、HMM、海洋网络快递(ONE)和杨明已经修改了5月和6月的时间表。

  产能也在迅速下降。根据丹麦海洋情报公司eeSea的最新分析,4月份集装箱吞吐量下降了11%,5月份将有11%的航程取消,实际部署的吞吐量仅占正常吞吐量的80%。与去年同期相比,包括停止的航线服务,5月份运力将下降21%,6月份将取消15%的航程。

  然而,石油运输业是一个例外。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国际航运研究所所长张永锋坦言,整体油价走低对航运公司是一个提振,因为石油运输在航运公司中的比重相对较高。

  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贸发会议)发布的《2019年海事报告》,2019年初,全球船队总计95,402艘船舶,总载重量为19.7亿吨。其中,散货船和油轮在全球船队中保持最大的市场份额,分别占42.6%和28.7%,而集装箱船的市场份额为13.4%。

  随着最近石油价格的暴跌和原油消费国的储存需求,海上石油储存已成为一个热门业务。张永锋表示,一些船只已经开始被用作储备油轮。相关数据显示,2月份,浮式油轮的数量还不到10艘,现在已经增加到48~55艘左右。根据一家石油分析机构,其中32个是VLCC。原油运费也开始飙升,从2月中旬的30,000美元/天升至210,000美元/天,增幅达600%。

  然而,国际航运组织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协会(BIMCO)的首席航运分析师桑德(Sander)警告称,尽管石油运输业正经历着过去10年来最有利可图的季度之一,但未来的风险是,一旦减产开始,利润之旅可能会陷入停滞。从5月1日起,由欧佩克、俄罗斯和其他产油国组成的欧佩克+将开始减产970万桶,以解决供应过剩的问题。

  高增长和下降。

  “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一切。”2000多年前,古罗马哲学家西塞罗曾描述过对海洋霸权的追求。

  2000多年后,情况确实如此。成本低、覆盖面广、容量大等诸多优势使航运成为全球贸易的动脉。数据显示,在国际贸易中,每公里一吨货物的运输成本是公路的26倍,是航空的95倍。

  根据贸发会议的报告,2019年全球商品贸易总额约为19万亿美元。“从商品重量来看,海运贸易额占全球贸易总额的90%;按商品价值维度计算,它占贸易额的70%以上,即19万亿美元的贸易中有13.3万亿美元是通过海运实现的。

  全球贸易的繁荣也让马士基成为航运业的恐龙。2005年,马士基对铁航扎华的收购获得欧盟批准,在全球航运业引起轰动。交易完成后,马士基将拥有800艘集装箱船,年营业额为2100亿DKK,占全球集装箱航运市场的17%。当时,马士基的净利润为184亿英镑,其中集装箱运输占45%。

  那一年,全球贸易保持了快速增长的趋势。根据贸发会议《2006年世界投资报告》的数据,2005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达到9160亿美元,比2004年增长29%。

  直到2009年,马士基从未亏损。黑天鹅事件给飞速发展的航运业带来了一股寒流。当年,马士基集团亏损12.92亿美元,其中航运部门亏损3.83亿美元。这是马士基105年历史上的首次年度亏损。

  “当前的航运市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一直在走下坡路,在2015年和2016年触底,并在2017-2018年开始反弹。如果没有疫情影响,从近几年的市场走势来看,2020年有回调的趋势,但相对脆弱,是一个弱平衡。”张永锋指出。

  贸发会议的数据还显示,2018年,全球集装箱货运量为1.51亿标准箱,同比增长2.6%,远低于2017年6%的同比增长率,也与2000年左右的两位数增长率形成鲜明对比,甚至不到过去20年5.8%平均增长率的一半。

  与此同时,该行业受到产能过剩的困扰。与2018年同期相比,2019年初全球船队总载重量增加了2.6%。然而,自2011年以来,除了2017年略有反弹之外,这一增长率一直在持续下降。

  “集装箱船市场已经变得‘惨淡’。”国际海事战略组织坦率地说。作为全球贸易的枢纽,航运对供求关系的反应极为敏感。当需求骤降、供应承压时,航运就会间接中断。航运研究机构克拉克森研究公司(Clarksons Research)在其报告中警告称,今年全球海运贸易量可能会减少6亿吨以上,这是35年来最大的降幅。

  关于当前的贸易形势,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贸易形势尚未回暖,3、4月份贸易形势略有缓和,但只是在产能方面。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其他国家因为疫情而无法产生订单,需求下降。

  随着贸易量的萎缩,供过于求已成为航运市场的常态。据海洋分析机构Alphaliner预测,由于停航船舶数量大幅增加,世界集装箱船舶闲置能力将在未来首次超过300万标准箱。目前,全球暂停使用的集装箱船数量为338艘,约为212万标准箱。

  恢复既困难又忙碌。拯救你自己。

  在今天接受《北京商报》采访后,“也许情况比想象的还要严重。”。

  今年3月全球疫情爆发后,印度、美国、菲律宾、孟加拉国、意大利和其他国家的港口几乎陷入一片混乱。在菲律宾和孟加拉国,由于持续封锁,物流和货运公司被关闭,港口场地严重拥挤。截至4月1日,吉大港货场已经堆放了44,926个集装箱;在巴基斯坦的主要港口卡拉奇,每天有6000多个集装箱在港口卸货,许多货物无法运走。

  金城国际物流的商务顾问今天告诉北京商报!

  根据张永锋的分析,疫情将首先影响需求。从影响的直接程度来看,对客运的影响最明显,其次是对货运的影响。终端消费的下降将对集装箱产生更大的影响,因为集装箱与生活有更大的联系,但对矿石、煤炭和石油等大宗商品的影响较小。但接下来,可能轮到铁矿石和煤炭等大宗商品了。

  第二,张永锋提到全球船队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越来越多的船只停航。此外,库存高,一是原材料的库存,如原油,另一个是高成品。生产的消费品如汽车不能出售,这种高库存将被转移到车队。此外,从企业层面来看,受疫情影响,其现金流也会受到影响,而人员成本等方面也会相对较高。

  日前,全球管理咨询公司美国运通(American AlixPartners)发布的《全球集装箱班轮行业展望》报告指出,全球集装箱班轮行业资产周转率下降,债务增加210亿美元。过去12个月,阿尔特曼Z(一种常用的破产风险衡量标准)的平均水平从2018年的1.35降至1.16。根据美国咨询公司AlixPartners使用该评分系统的分析,奥特曼Z对太平航运、常青航运、阳明航运和HHM等7家公司的评分均低于1.3,破产风险较大。

  评级机构穆勒(Muller)直言不讳地表示,尽管马士基持有48亿美元现金,但该航运公司仍受到工厂关闭和保护主义在全球蔓延的影响,因此降低了评级。

  目前,企业正在积极自救。作为对今日北京商业的回应。

  CMA CGM在回复中表示,集团已经调整了产能,推出了新的服务,如“商务通行证套餐”(Business Pass Package),这是一种新的全球一体化定制解决方案,可用于调整运输速度、支持业务活动、保护货物以及远程开展业务活动。

  “总的来说,航运市场的运价现在波动很大。在中国春节后的一段时间里,它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并且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个反弹。不过,由于整体的负面可能性,市场仍有下跌的可能。”张永锋还提到,世界各地都在采用量化宽松政策,这可能会导致未来的通胀。汇率的这种变化也会对行业产生相对较大的影响,因为航运本身就是一个重资产行业,运费结算也是如此。

  白明说:“短期内仍然很难进行贸易,航运与国际贸易直接相关,因此在全球疫情稳定之前没有希望。”根据世贸组织的预测,在乐观的情况下,今年全球商品贸易将下降13%,在糟糕的情况下下降32%,明年将反弹24%。海洋情报部门在报告中指出,2020年班轮行业可能亏损234亿美元;未来18个月,航运业将遭遇创纪录的裁员人数,航运业可能遭受最大打击。

  今日北京商报。

  ##海运,巨头,全球#

  以上就是有关“2020全球海运有多难,三大巨头有话说”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和海运,巨头,全球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股票配资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0803.net/2290.html

2020年全球航运有多困难,三大巨头有话要说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