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界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股票配资界 > 配资服务 > 远程视觉陷阱数以千计的公立医院。医疗超级明星被指控欺诈

远程视觉陷阱数以千计的公立医院。医疗超级明星被指控欺诈

作者:股票配资界
来源:http://www.60803.net
日期:2020-09-22 20:43
阅读:

  

远程视觉陷阱数以千计的公立医院。医疗超级明星被指控欺诈

  

远程视觉陷阱数以千计的公立医院。医疗超级明星被指控欺诈是由编辑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公立,视界,巨星,诈骗,远程,医疗,医院医院,医疗,中医院,同仁医院,阜外医院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远程视界套住千家公立医院 医疗巨星被指诈骗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远程视界套住千家公立医院 医疗巨星被指诈骗

 

  【银河生物(000806)计划以60亿元收购远视心血管子公司66%的股权,并已向远视支付3亿元定金。]!

  "河南有176家公立医院被骗."。

  "河北省有72家医院与远视合作."。

  "新疆有30多家医院联合起来举报远程视力欺诈."。

  8月13日,来自黑龙江、河北、内蒙古、湖南、陕西的十余名县级医院院长来到北京远视集团最新办公地址——怡园文化创意产业基地。几个月前,该公司还拥有近5000名员工和63家子公司。

  如今,整个楼层办公室只有两个前台和分散的员工来买单。一位接待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公司都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与此同时,记者还了解到,几乎每天都有金融租赁公司起诉公立医院的民事案件和仲裁在各地举行。中国有近1000家医院因远程医疗模式而欠租赁公司巨额债务,其中大部分是县级二甲公立医院,是当地医疗卫生工作的支柱。

  四川省某县人民医院的一位相关人士表示:“我们欠了7000多万元的设备租金,一年能赚1000万元,吃了或喝了10年就能还清。”。

  “据说好设备还没有到。我们已经签约了1亿台设备,每年的毛利只有1000多万。”黑龙江省一家县中医院院长李翔化名告诉记者。“远景开始承诺得很好,说我们不用付一分钱,也不用提融资租赁。”。

  到目前为止,许多医院还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突然负债几百万到几亿元。

  根据判决文件网上公布的判决结果,第一财经记者统计了31起远视与医院和租赁公司的纠纷案件,其中只有一起案件是由医院胜诉的,其余均由医院败诉或赔偿。

  记者了解到,许多医院的基本存款账户被租赁公司冻结,支付工资、购买药品等正常经营行为受到威胁。

  自去年年底以来,四川、北京、河南等地的卫生规划委员会已发出通知,要求调查和报告当地医疗机构与远程医疗的合作情况。

  根据公安部经济调查局向省经济调查总队发出的通知,“经初步核实,2015年至2017年间,北京远距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分别以合作医疗示范项目和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的名义。与多家医院合作开展融资租赁业务...由于租金未能如期支付,引发了大量民事诉讼,医疗秩序受到严重影响。”?。

  到目前为止,公安部还没有确定遥视案,该案仍处于核实阶段。

  快速崛起的互联网+医疗巨头。

  北京远视集团成立于2013年1月。创始人韩春山出生于医药销售行业。根据官方网站的数据,他曾担任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特别理事和中国医药(600056)材料协会副会长。

  在短短的两三年内,远程视觉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医疗设备销售商。从一开始,公司仅将其眼科业务扩展到九个学科,包括心脑血管疾病、肿瘤学、妇科、耳鼻喉科、呼吸科、中医和护理。2016年,年收入60亿元,纳税6亿元。

  “当远程视觉第一次建立时,商业模式是非常创新的。”一家医疗租赁上市公司的高管陈平告诉记者:“当时,大家都在思考如何吸收医疗资源。这真的很难。”。

  远程视觉的发展与互联网创业的高潮和分级诊断和治疗政策的引入不谋而合。利用互联网技术解决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和医疗费用昂贵的概念立即引起了资本的关注。2016年6月,CICC和汉富资本在远视投资了8.8亿元人民币。

  2017年,上市公司中柱医疗(600568)和银河生物(000806)相继抛出绣球花。去年4月,中国珍珠医疗股份有限公司(600568)暂停交易,并计划收购远视100%的肿瘤和心血管部分。然而,最终价格还没有确定。

  随后,银河生物(000806)计划以60亿元收购远视心血管子公司66%的股权,并向远视支付了3亿元定金。直到今年6月,银河生物(000806)仍在更新收购进度。

  遥视既不生产设备也不投资资金,这使得医疗设备销售行业面临颠覆。远程视觉是如何工作的?

  它依赖于医学协会的所谓O2O商业模式。在这种模式下,远程视觉与医院和融资租赁公司签订了三方合同,融资租赁公司作为出资方,将资金存入远程视觉的账户,然后由远程视觉购买设备并交付给医院。在这种模式下,医院需要承担的租金全部由远程医疗支付。医院不需要支付一分钱。他们只需要提供空间。五年后,他们将拥有昂贵的设备和成熟的部门。然而,在此过程中,远程视觉购买的设备价格通常明显高于市场价格。

  根据协议,远程视觉还负责收集病人,甚至报销医疗保险以外的治疗费用。公司只要求新收入在工作完成后与医院分享。

  “他们为我们占据了一个位置,并承诺医院零风险。我们觉得即使我们不赚钱,我们也会培养人才。5年后,设备将返回医院。”陕西宝鸡一家县级医院的院长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说。

  “一个病人的心脏介入手术要花4万元,而与遥控器配合只需要2万元,这就能让我们这里的30万人受益。当时,我真的很想介绍这个项目。”湖南省株洲市桥口区中医院院长蔡告诉记者。

  根据公共信息,远程视觉还主办和资助了各种顶级医疗行业会议,以消除医院的疑虑。这些会议的最后过程通常是揭开遥远的远景,建立一个公共福利基金,或者为医院举行捐赠仪式。

  据官方网站介绍,2015年8月,远视与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以下简称“福利基金会”)启动了“汇聚好远视”专项基金,并参与了后者发起的“汇聚好远视、扶贫健康”公益项目。

  在福利基金会和扶贫办公室的旗帜下,远视在20多个省会城市开展了巡回活动,并邀请了国家和地方卫生规划委员会的领导、北京同仁医院、阜外医院等三甲医院的代表,以及国内其他顶尖医学专家发表演讲,介绍远视的模式和业务。

  将邀请当地基层医院和医药代理商参加这些活动。

  “在我们这个小地方,这些专家和教授就像上帝一样。我不相信他们每天都在遥远的地方给我打电话,但那次会面后,我开始相信了。”河南远视的代理人曹告诉记者。在支付了3万元的代理费后,他在当地医院享有了远程医疗的代理权。

  像曹先生这样的代理商在中国有4000多家。根据省、市、县和医院的分类,他们支付给远视的代理费从几万元到最多400万元不等。

  2017年4月,远视被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信用管理中心评为“行业十大信用品牌”;同年5月,韩春山被中国商业创新大会授予“中国品牌建设杰出人物”;同年6月,公司在中国医师协会大会上荣获“2017中国医疗创新团队奖”..。

  神话在医疗领域崩溃了。

  2018年1月30日,远视与空军总医院和航天总医院的专家在江西省宜黄县卫生计划委员会会议室举行了“慢性病健康管理培训会议”。这成了遥视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

  从今年1月开始,公司完全停止发放工资,员工分批离开。与此同时,金融租赁公司、代理商、设备制造商和医院蜂拥而至,远视资产被法院强制执行,单的个人资产被冻结,针对该公司的诉讼铺天盖地。

  从荣誉的顶峰到鸡毛,似乎是一夜之间。

  “远程就是从头到尾玩资本运作,依靠代理人的关系,利用公立医院的声誉,租用公司的资金,让这三方扭转局面。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手段。”方泽,一个已经从遥远的视野中离开的前雇员,用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问题已经出现了。2017年初,遥视资本链突然收紧。以准备上市而关闭账户为由,公司不再向北京的医生和专家支付设备租金和报酬,代理人和员工的奖金被扣发。

  “头两年还不错,设备也到了。他们通过远程视觉支付了租赁费,并承诺设备将免费使用,”河北省承德市平泉医院院长王(音)说,他从2014年开始与该公司合作。“这在2017年下半年是行不通的。耳鼻喉科诊所来不了,专家也没来。”。

  事实上,铜仁医院、安贞医院、阜外医院、宣武医院和北京的其他许多大医院去年都相继终止了与远视的合作。

  “北京专家的报酬开始时还了,后来还了。它可能欠同仁医院两三百万元。”方泽说:“在一些医院拒绝合作后,公司一直在寻找新的三甲医院来接手。”。

  资金短缺并没有减缓长途业务的发展,但该公司加大了努力,深入各区县,并加快了从金融租赁公司获取资金的速度。

  “我们直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一毛钱的设备。为了摆放设备,一栋大楼被翻修,医生被送到阜外医院接受培训。结果,没有设备,也没有手术。”湖南省县医院院长蔡告诉记者。

  2017年4月,该医院与Remote Vision签署了一项心血管项目,总设备成本约为3000万元。一个月后,远程视觉说资金链有问题,拒绝支付租金和送货。

  去年,上述黑龙江医院签署了一份合同,购买总额为4930万元的中风和耳鼻喉科设备。

  “我们按照公司的要求建了会场,里面只收到了一台联想品牌的低端电脑和一些软件。Remote表示,资金链已经断裂,没有支付租金。”院长李翔告诉记者,租赁公司随后申请冻结了Be医院的账户,并要求该医院承担每月150万元的租金。

  在租赁公司、医院和代理商的压力下,远程视觉今年频繁发布澄清声明。

  5月25日,远视发布了《北京远视集团股东动员资金解决问题》,承认资金链紧张,但表示“只有约60家医院出现还款困难,经咨询,设备租赁公司和医院的逾期问题已解决80%以上。”!

  然而,公司立即陷入失去联系的状态,情况迅速恶化。

  7月5日,远视宣布成立一个临时股东管理委员会,以检查和处置公司的资产。大股东、董事长韩春山离任,副董事长曲明光被任命为管理委员会主任,其他成员包括很多知名投资机构,如杉杉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的穗永控股有限公司(600884)、CDB郭凯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等。

  同时,银河生物(000806)也宣布终止对远程视觉子公司的收购。根据该公司的公告,银河生物(000806)支付给远视的3亿元收购保证金存在无法返还的风险。

  将远视从租赁公司获得的资金、代理费、医院付款、供应商欠款和中小股东的投资资金相加。远视吸收的资金在100亿元左右。所有的钱都去哪了?

  8月15日,远视在北京怡园的最后一间办公室因拖欠租金被该物业关闭。

  谁来承担医院和租赁的负担?

  遥控视野关闭了,但留下了一片混乱。

  没有关于有多少医院参与的准确数据。就远程医疗而言,该公司表示,已与全国700多家医院合作,为租赁项目融资。方泽估计有1200多人,而另一位前远程视觉员工唐哲则认为有900多人。

  据记者采访,当远程视觉在每个地区运行时,通常会选择几家医院进行试点,以确保设备和专家的供应,然后再带周围的医院进行访问和检查。因此,与之合作的医院经常被分成几个部分。

  一些医院的院长向记者提供了一张表格,其中包括442家与远程医疗签订了三方设备采购合同但设备未到位的医院,涉及6个科室,总金额为63.1亿元。

  其中大部分是县级公立医院,如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院,也有一些地级医院。大多数在2014年和2015年签约的医院都可以接收设备,但自2016年以来,情况突然逆转。在442家医院中,85%没有设备或设备不到位。

  由于该公司未能按承诺向租赁公司支付租金,与该公司合作的38家租赁公司来到医院索赔。大量医院的基本存款账户被冻结,每天都有租赁公司起诉医院的案例。

  根据租赁合同,医院是承租人,租赁公司是出租人,而远视是设备供应商。租赁公司将设备记入远程视力账户,远程视力购买设备并将其送到医院。虽然遥视承担无限连带保证责任,但从表面上看,医院仍是第一责任人。

  “我们每天都在忙于诉讼保全,我们起诉了偏远地区和医院。”华北某租赁公司医务部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医院遭受了重大损失,但医院有偿还能力,只能通过医院来解决。”?。

  记者对公案进行了梳理,发现大部分裁决都没有采纳医院提供的证据和理由,只判医院以租赁合同败诉。根据合同,所有此类案件都在租赁公司所在地审理或仲裁。

  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树文在接受CBN采访时表示:“法院支持租赁公司的要求,因为租赁公司拟定的格式合同的内容对医院非常不利,很多医院在没有收到设备的情况下就被要求签署收据确认书。如果只是民事诉讼和仲裁,医院基本上就是败诉方。”。

  她认为,如果这种遥不可及的愿景不能被定性为欺诈,那就只能按照民事判决来执行,这会给国有资产带来巨大的损失。

  目前,警方尚未对远视公司相关人员采取强制措施。7月6日,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在接到远视的合同诈骗举报后,决定不立案。

  “在合同签署之初,远视没有履行合同的诚意,也没有为设备采购做任何准备。虽然在铺路的早期阶段有一些成功的案例,但它类似于庞氏骗局,而且有更多的欺诈成分。”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卫强说。

  记者获得的警方调查结果显示,供应商没有收到来自远视的供货合同,也没有收到定金或订单。

  一家眼科设备制造商在接受CBN采访时表示,一般来说,设备制造商只有在设备到达医院并经过调试准备运行后才能收到第一笔款项,然后结算余额。

  然而,所有医院都从合同签订之日开始计算设备租金,即使设备没有到位且没有产生收入。在几起案件的审理中,无论是远视还是租赁公司都无法提供进口设备的唯一序列号、发票和报关单。

  “医院在做生意,他们不太懂如何理财。远程视觉陷阱数以千计的公立医院。医疗超级明星被指控欺诈受骗后,他们会一步一步地进来。”宁夏青铜峡人民医院院长杜告诉记者。

  据记者调查,即使在租赁行业,远视模式也是一项创新业务。在这一创新中,风险控制环节被大大削弱。由于公立医院的信用和明星企业的光环,租赁公司的尽职调查过程是徒劳的,贷款是非常轻率的。

  据上述租赁公司的人说,租赁公司的业务跨越不同的地方,业务人员可能会在医院停留一个多小时,因此很难真正掌握医院的运作情况。

  “我知道我在玩远程资本运作。我没想到有一天会玩它。”他说,“我们主要看那些遥远的资历。它非常大。我觉得花十亿元玩它绝对没问题。终点站是一所公立医院。”。

  唐哲告诉记者:“我们的任务是为租赁公司的销售人员提供吃的、喝的和服务,然后把他们送上飞机去。根本没有研究,只是走过场。如果医院的病床是空的,租赁公司会建议其他病床上的病人应该分组拍照。事实上,90%的远程项目不合格。”。

  多方受访者向记者透露,为了尽可能多地从租赁公司那里筹集更多资金,远程医疗将修改医院的财务报表,夸大收入。

  根据融资租赁行业的要求,贷款金额一般为医院年收入的20%~35%。但事实上,大多数医院都超过了这个比例,并且存在长期借款的情况。

  关于租赁公司与远视之间是否存在私人合作,浙江康安租赁公司总经理范伟强835319。OC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租赁公司才是真正的输家,没有动机与遥控器串通来掩盖自己的钱。如果设备没有到达,医院很尴尬,但也无可奈何。”。

  他介绍说,远程视觉模式非常创新。2016年底,该公司发现,在支付了医院租金后,远程视觉及时停止了与远程视觉的合作。目前,康安租赁涉及的案件大部分是与医院的司法调解,有的将根据医院的还款能力将租赁期限从3年延长至5年。

  #医院,医疗,中医院,同仁医院,阜外医院#公立,视界,巨星,诈骗,远程,医疗,医院#

  以上就是有关“远程视界套住千家公立医院 医疗巨星被指诈骗”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医院,医疗,中医院,同仁医院,阜外医院和公立,视界,巨星,诈骗,远程,医疗,医院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股票配资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0803.net/3936.html

远程视觉陷阱数以千计的公立医院。医疗超级明星被指控欺诈的相关文章